都市

隐妖 第六十六章 爱他如同爱自己(1)

隐妖 第六十六章 爱他如同爱自己

经历是一个过程,然而回忆确实很短暂,似乎只是提取了当时精华的情感,在一个刹那之间从大脑皮层电光火石划过,随后不留一点尾音,来得仓促,走得潇洒。唐夏从回忆里挣脱出来,看着方君君清丽秀气的小脸,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喜欢这个小姑娘。

她慢条斯理地随口道:“听鸿铭说,你在御气修炼上很有天赋。”

“啊?”方君君不知在想着什么,听到唐夏说话像是猛然被惊醒般,不好意思地笑笑:“那是他自己太笨了啦……”

“不用谦虚,半个月就能将御气修炼到二品的,这份天资,即便放在天才辈出的名剑协会也足够惊人。”

“可是……我这三个月来,好像都没有突破的迹象耶……”方君君垂下头,沮丧道。

唐夏不由笑了,嗔怪道:“你呀,别太贪心了。御气之路,本来就是越到后面越难。对了,鸿铭没教你三品之上御气修炼的法决吧?”

“没有,他说御气修炼要一步步来,怕我贪图进度,反而会收到影响。”

“都是借口,听他鬼话连篇!”唐夏莞尔,想起薛鸿铭说这话时厚颜无耻的坦然神色,不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他不教你,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这是我当年拒绝给他三品法决的借口呢,他倒好,用到你身上了。”

方君君错愕道:“那你为什么不教给他?”

唐夏摇头叹息,道:“我不想他复仇,他这一生,不该沉在那样沉重的信念中。”

方君君沉默片刻,轻声道:“唐夏姐,你到底希望不希望薛鸿铭报仇呢?”

“这个呀,”唐夏望去江边,小脸呈现出一抹恍惚的神色:“看心情吧。”

方君君为之惊愕,唐夏却不再谈这个话题了,她与薛鸿铭这么多年,也一直没弄明白这个问题。她不想薛鸿铭复仇,因为那是无望而沉痛的,然而又不忍薛鸿铭挣扎在无力与痛恨边缘,总是尽量满足着薛鸿铭想要的一切。

她摇摇头,从包里掏出一册小本,递给方君君道:“这是御气三到五品的修炼法决,我想你也许需要。”

方君君看了那本册子一会,却没有接过,唐夏也不问,只是安静等待着。

她知道方君君有话要说。

“唐夏姐,”半响,方君君似鼓足了勇气,决定开门见山,细弱地问道:“你知道……我喜欢薛鸿铭吧?”

唐夏点点头,微笑道:“看的出来。”

“那么,”方君君忽然抬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唐夏精致的容颜:“唐夏姐呢?”

唐夏依然微笑着,平静地道:“我爱他。”

这个答案让方君君心一下沉到了谷底,她在突然之间失去了与唐夏对视的勇气,低下了头。唐夏见她如此,伸出纤细修长的五指在方君君面前晃了晃,调笑道:“怎么?一下觉得我们是情敌关系了,不知该说了什么吗?”

“不、不是。”方君君心头慌乱,连忙否认道:“只是……可是,唐夏姐,为什么给我这个?”

她扬了扬桌上记载御气法决的小本子。

“因为我不能让他脱离那些沉闷,他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我们其实同在一个世界里。”唐夏望着方君君道:“但是君君,你不同。你是突然进入他的生活的,他的一切本以稳定,而我希望,有一天,你这外来的冲击能带给他阳光,哪怕一丝都好。”

“你……不介意吗?”

“君君,你还没到了那个时候。你现在为他痴,为他发狂,觉得一切都应该有你的影子。”唐夏笑道:“若你经历种种后,心中依然有他,便知我如何爱他。我不为他痴狂,不想占有他,我爱他,如同爱自己。”

她说时脸容是平静的,眼眸却微微眯起,弯如新月般凉薄清冽,却让方君君知道她爱薛鸿铭已经深入骨髓,不狂热,不固执,如同自己本身,如同空气,融进在往后一切光阴里,不肯减一分一秒。

方君君很羡慕唐夏,她细细体会唐夏的话,知道到了她爱已修到了境界,而自己就算想要如同这样,奈何缺少太多,身为他人,又怎能体会?

方君君忽然很敬佩唐夏,她将小本收下,郑重其事地道:“唐夏姐,有一天,我会像你一样的。”

“别这样,说得我很伟大似的。”唐夏哑然失笑,又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高考考得怎么样了?”

“还行吧……”

“我听鸿铭说你的成绩很不错,考上g市交通大学应该是没问题吧?”唐夏顿了顿,揶揄道:“你应该和鸿铭报的都是这所大学吧?”

啪……

方君君如遭雷击,手里的本子滑落在地,唐夏诧异地望着脸色惨白的方君君,关心问道:“怎么了?”

“噢,不,没什么……”方君君勉强一笑,弯身捡起了本子,顾左右而言他:“今天的天气不错。”

唐夏微微蹙眉,隐约觉得方君君有事瞒着她,却也不便多问,于是笑道:“好吧,时间也不早了,我得走了。下午的飞机,还要去接小奏呢!鸿铭这孩子,嘴巴是硬的,我不在的时候,他有冒犯你的地方,你别介意,如果受了委屈,可以给我。”

“嗯……”

…………

薛鸿铭走出机场的时候,望见唐夏乘坐的飞机呼啸着飞上苍穹,最后渐渐缩小,直至完全不见。他伸手摸了摸嘴唇,唇边似乎还残留着唐夏与他吻别的淡淡香味,心中忽然有些莫名的失落。正在烦闷时,方君君来了。

“喂,嗯……没什么事……在哪?”

半个小时后,薛鸿铭走进了教室。暑假已经到来,校园里没了往日热闹,只有炎炎酷热,光凶猛地打下来,有些刺眼。

方君君就坐在她的位置上。

“叫我来这干嘛?”薛鸿铭走上前坐在方君君桌前,瞥了瞥方君君的脸,调笑道:“高考一解放,成灭绝师太了?”

方君君面如寒霜,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薛鸿铭,眼圈突然泛了红:“为什么骗我?”

薛鸿铭见她莫名其妙地要哭了,有一些慌乱,惊愕道:“我骗你什么了?”

“你就这么讨厌我?”

“好好说话!”薛鸿铭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又见方君君清泪落下,心中烦乱下断喝一声,不想方君君见他还这么凶自己,哭得更厉害了。薛鸿铭无奈,只好举手投降,真挚诚恳地道:“我讨厌你了什么了我?扣个帽子,也得说清楚理由吧?”

方君君抹了抹眼泪,气呼呼地道“你志愿填报的什么学校?”

薛鸿铭心中一沉,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他干笑两声,又见方君君认真严肃如审犯人一样盯着他,立刻端正态度,装模作样地思索了片刻,道:“我忘了。”

“忘了?”

“那么多学校,那么多代码,我随便填的一个,哪记得是什么啊!”

“可是你告诉我你报的是理工大学!”

“那个……”薛鸿铭想了想,郑重其事地道:“那应该是我记错了吧。”

“记错了?”方君君真是气极了薛鸿铭,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叫道:“是因为不想和我同一个学校吧?!我知道你嫌弃我,我就是一个花瓶,不能帮助你什么,只能给你拖后腿!可是……可是你如果不想和我在一个学校,你直说呀!”

我直说你愿意么?薛鸿铭心中讥诽,他本是生性凉薄的人,将就着方君君已经足够给方君君面子,没想到方君君竟然还冲他叫唤起来了。薛鸿铭心烦意乱之下,冷冷地道:“你找我来就是说这些?”

方君君见薛鸿铭沉下了脸,猛然惊醒,心知自己刚才失态了。她的气势都是萎靡下来,低低抽泣着,轻声道:“你真的这么……讨厌我么?”

“我没有讨厌你。”薛鸿铭见她这般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心中莫名一阵沉闷,他道:“方君君,相信我,我不是因为讨厌你才这么做的。”

方君君还想再说些,薛鸿铭却生怕她再问下去了,抢在她未出声前说道:“秦浪找我还有事,有什么事,下次再说吧。”

他逃也似地离开教室,方君君本想追上去问个清楚,却在这时候响了。方君君瞥了眼来电,面露诧异,还是接通了。

薛鸿铭出了教室被飞奔离开,直到下了楼没见到方君君追来才松了口气。他的确是故意欺骗方君君的,他不是笨蛋,虽然不确定,多少能感觉到一些方君君的意思。然而此生他已注定颠沛流离,又怎敢再爱他人?

他捂着自己的胸膛,那里,心脏强劲有力地跳动着,薛鸿铭明白,这是因为他心中再没有其他人,因而可以专注于生命,因而可以免去未来诸多悲痛。

“鸿铭!!”

身后传来方君君高声叫喊,薛鸿铭浑身一激灵,回头看见方君君近在咫尺,吓得魂飞魄散,拔腿就跑!

方君君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看薛鸿铭渐渐消息,不禁又急又气,尖叫道:“薛鸿铭,出事了!!”

薛鸿铭宛如未闻,跑得更快了。

“志德大叔出事了!”

薛鸿铭猛然停下,伫立在那片刻,似乎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折了回来。他停在方君君面前数米处,大有情况不对立刻转身就跑的架势:“陈志德不是和柳桐去巴黎了吗?”

方君君见他这模样,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然而听薛鸿铭问话,俏脸也凝重起来。她组织了一下这个劲爆的消息,道:“他们前天就回来了。”

“那还有什么事?”

“柳桐姐她……和别的男人好上了。”

清远妇科医院地址
冠心病的注意事项
汉森四磨汤适用人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