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

你的名字挤进我的缝隙

你的名字挤进我的缝隙

那一年我17岁,顺利考入了大学。临行前那一晚,我躺在床上,几缕月光斜织入我的窗户,我没有一点睡意。感觉夜似乎特别地漫长,我睁着眼睛挨到天亮。拂晓时分,我就起来了,发现母亲早已将我的行李准备就绪,整整齐齐的摆在那儿了。平日里,我去县城上学时母亲都叮嘱万千,那一天母亲却一直很沉默,直至送我到义乌火车站,送我上车的那一刻,母亲说:到了武汉就打回来,一个人出门在外照顾好自己,常与家里联系!我明显地感觉到母亲声音哽咽,眼圈红红的。列车在夜色笼罩下徐徐开动,透过车窗我看见母亲伫立在哪儿静静地挥手。终于,我忍了很久的眼泪夺眶而出。那时我才真正明白了儿行千里母担忧。列车已行驶好远,我努力地回望着母亲的身影,跟随着站台的灯光母亲的身影慢慢倾斜,直到变成一个小黑点

在火车上,随处可见一张张与我年龄相仿的脸庞,他们的边上总能见到一张张长辈慈祥的面孔。一边是鼓励一边是安慰,一边是谈笑风声一边是潸然泪下,在我呆着一节拥挤不堪的车厢里,我仿如看清了人生里一个悲欢离合的天地。

夜深了,车上的旅客都已重归寂静,疯狈的身影一个个倦起,坐在火车上,面无表情的懒散,唯有火车击打铁轨的声音,嘶碎我心似得划破长夜,发出声声哀嚎,我内心的兴奋已荡然无存,相反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是啊,难道我真的如此洒脱,不想家?我暗暗地问自己。

经过17个小时的一路颠簸,到了学校已是第二天的下午,在一个新的环境,看着周围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我倍感孤寂。努力着自己和室友打成一片,在新的环境中寻找一片真挚的情感来填补内心对家的思念这一空白,对家的那份无限的眷恋来抚平心灵的伤口。

在半个月学校军训结束后,系里组织一场振兴中华的演讲比赛,我以铿锵有力的文字与憾人心弦的言语征服了在场所有的评委老师与同学,获得演讲比赛一等奖。从此我的名声鹤起,成为系里新生代的代表,名字被系里的老师与同学烙上了印迹。顺利进入校学生会,同时也报名参加了学校社团组织得各种业余爱好。

在一次中午就餐时间,我去维持食堂就餐秩序,当时就餐的同学特别多,有几个男生争先恐后往前挤,恨不得把那个食堂窗口挤破,其中还夹着一女生,我立马上去劝解。那几个男生见到我戴着红袖章,收起了敛,排好了队。

谢谢你!从吵杂的人群里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刺入我耳膜,我顺着声音方向瞧去,正是夹在男生堆里那女生,有些羞涩,脸色浅红。我笑笑,点点头。

喜欢崭露头角的我,开始精心筹划将在大学四年里的蔚蓝宏图。在学生会里自己已占有一位,溺爱文学的我着手忙碌争取学校社团海心文学社主编位置。

在竟选那晚,文学社团所有成员集聚在一个公共大教室里,举行一次无记名投票,以票数的多少来决定职务。当场选举文学社团各个岗位的职务。当时我的心抽得很紧很紧,因为这个位置竟争异常激烈,总共有五个人报名。我坐在椅子上聆听社长解说各个职务的工作职责和工作要求,全然没有一份闲情逸致,心灵的作祟,生怕自己的竟争主编位置从我手中变故,花落别家。虽然已是深秋,天凉了好多,冷汗还是在不知不觉中爬上额头。

嘿,蒋明你好!听说你参加了这次的主编职务的竟选,我今晚拉了十几个姐妹来了支持你。我头一个急速往后刷过去,顺口托出谢谢,谢谢。后面的一排整整齐齐坐了十多个女生,我满脸着笑意一一扫过,一口一口地谢过去,在我视线转动的每一刻,一个个女生纷纷举起一只OK的手,面带笑容给我一个个满怀祝福。

加油,加油蒋明,相信你是最棒的。我带着满怀的自信上台,在黑板上有力地写下我大名,在脑海里酝酿千百遍的竟争稿流利背诵完毕,而后像黄鹂一样对台下同学的提问应答如流,时不时迎来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当我从台上下来回到座位上时,汗已经湿透完了我的后襟。

嘿,蒋明你在台上的表情很酷哦。一女生的声音从后面侵来。

我转过头去,极力掩饰住当时的兴致,谦恭迎合。心情在极其压抑中熬到选票结果出来,最终以险胜的票数将主编的职务收入囊中。

散会后。

一大群女生把我团团围住,叽叽喳喳地叫开来。蒋明,你得请客哦。

嗯,没得话说。想吃什么,随便说,如果没有各位的鼎力相助,今天我准一个泡汤。真得谢谢各位我一个呵呵大笑。

蒋明,你要谢就谢她,我们只是来凑热闹得。其中一女生拱了拱另一个女生,示意引起我注意。

她叫----雯清。一边对我说一边把她推到了我面前。她代表我们了。

那说话的女生使了个眼色,十多个女生顷刻散走了。没走多远又抛出一句,雯清,晚上好好敲蒋明一竹杠,我们等着你给我们带好多好多好吃的零食。我听得呵呵地笑着目送她们背影的远去。

借着校园路灯微弱的光,我思量的目光投向了雯清。你就是那天被男生夹在中间打饭得那个吧。我有些惊喜交集。

雯清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抿着小嘴,有些不屑,蒋明,你就这点出息呀,看到我出了丑,就嘲我来了,亏我还谢了你。

你个丫头片子,还真坚牙利齿哦,我有挖苦你吗?哦,那是我说错了?

懒得跟你争。蒋明,我的姐妹说了想吃零食,你说怎么办?

那走呀,你我就站在这里总熬不出零食来哦。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学院大门口对面的超市。我拎起一空篮子径直朝零食的货架走去,随便装了半篮子,正欲转身问雯清够了没?却发现雯清正在收银台前与收银员在窃窃私语。我漫不经心把篮子往台上一扔。

蒋明,就这么一点呀,你把我的姐妹当叫花子打发呀。雯清瞪大眼睛,面带严肃驳问我。没等我反应过来,雯清已经迈步又去拎了一大堆零食,原本满满得货架被雯清腾空了一大截。

雯清,要不这样子,咱俩把超市搬回到女生宿舍好了。

你心疼了?心疼你的钱包了?雯清反讥我一口。

服务员结帐。吱吱一下子,票据出来了,一看票据我很是惊诧,375(想气我)元,服务员你不扫描食品,票据就出来了?值那么多钱吗?

我一边问收银员,而收银员与雯清正把一包包零食往食品袋里装,足足十多个袋子。

蒋明,提走。雯清命令式的口气对我说。

那钱呢?我丈二摸不着头脑,而雯清与收银员对我是一个傻笑,我正欲掏钱包。帅锅,你提走就是了。收银员笑呵呵地对我说。

这样子也行?

叫你提走就提走,哪来多废话。雯清又丢下一句。钱我付了,提总该你提吧,我姐妹前的面子都留给你做了,再不需要本小姐帮忙了吧。此刻雯清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超市。

我哭。无奈着提走。

蒋明,看你这行头,多像我的马夫,本小姐以后就雇拥你了。

雯清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隐约感觉到这个女生的不简单,表面上很羞涩而内心却如此狂傲。我不敢再对雯清多看了一眼,多想了一下,多走了一步。双脚像铸铅一样的僵硬起来,任凭十几个食品袋子折磨我一双幼稚的手,歇斯底里的麻木。

雯清似乎看破了我的心机,转身走近我,二话不说就接过我一只手的全部袋子,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子对你说。拍拍我的肩示意要我走。

你的道歉是不是为以后犯错埋下伏笔?这些钱我会还你的,请你不要假装对我好,我很傻,我会当真得。我的眼泪不争气得顺时从眼角划落。

雯清瞪大的瞳孔宛如牛眼刻痕惊恐。你,是我猜不到的不知所措,谁把谁当真了?谁又会为谁心疼了?我一句习以为常的话犯得着你一大串思绪连锁吗?雯清的一席话简直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木然得看着雯清的表情,进入我的视线进入我的内心,雯清的心突然惶惑不安,燃起了情愫,她的双眸开始若有似无,欲说还休地凝视着我,如同繁星般闪亮。爱恋在狂热中潜滋暗长,我冥冥之中感觉缘分的安排不可预知,像本书,翻过得不经意会错过,读得太认真会泪流。

第二天,上完课,我正欲离开座位,一个女生面带笑容迎了进来。我叫----何莉。我与雯清是从小玩到大的铁杆。蒋明,我们同班都快一个月了吧,想必你还不认识我吧。

怎么会呢,你叫何莉,我连你的名字都知道了,还能说不认识?!你好呀,我的同学找我有事?

何莉从裤袋中掏出一张窄长窄长的纸,递给我。这是一张我们学院今晚播放的电影票,有人要我转交给你,希望你今晚7点能准时去哦。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何莉已经走出了教室的门口,又转个身对我说,13排14座可是个好位置,千万别错失良机哦。

我手里紧紧捏着这张电影票,好不容易快熬到19点,走在电影院大门口的台阶下,在稀疏的人群里我一眼就看到了雯清,她正站在电影院大门口的边上,好像是在等什么人。当我走近点时,看清她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微风轻拂着她的裙摆,发季,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楚楚动人。

蒋明,你来了。雯清站在台阶上,躬着身子两手搭在腿上,俯视着我,脸色红润,嘴角上扬起一个弧度。

这张电影票是你我送我的?13排14座。

怎么了?这个位置不好?你可知道,为了这个位置我可花了不少心机哦。

谢谢你的美意,我不喜欢看电影,还给你。

好,你拿过来还给我。我先是一怔,想不到雯清表现竟有如此落落大方。我走近雯清面前,伸出手去还电影票。雯清自然得也伸出手,却一把将我的手抓住。

你看还是不看?雯清笑里藏刀式的威胁我,贴近耳语我雯清想做事还没办不到得,你要是晚上不陪我看完这场电影,我现在就喊说你非礼我。我被吓得毛骨悚然,一身轻汗。雯清只稍轻轻一拉我的手,我的脚像机械似得自动迈进了电影院。

找到位置,我还惊魂未定,死死地拽住雯清的手。

你拽疼我了。听得雯清说得,我才本能得将手缩回。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很生气地反问雯清。

有的人看了一辈子却忽视了一辈子,而有得人只看了一眼却能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或许我们还太小了,还不懂爱,所以轻易把肤浅的喜欢看的太重,然后又轻易的想到托付终生。)

我突然体味到雯清的这一句话按响了我的门,更甚至听到她的脚步悄然踏响在我的心上,秋波暗送的幸福。渴望独对世界独对人群独对风雪,去尽情缠绵尽情激洒,体会生命在大自然里的种种滋味;渴望找到一位梦中的情人爱成一个温馨的家;渴望在挣扎中读懂生活的哲理的东西降临;渴望着她向我走来,含着神秘的微笑落进我的瞳孔里。我知道心灵擅抖注释了忠诚,知道心灵的对白不是随意的流露,(彼此的门已经洞开,再无法躲避心的碰撞)。

我又再一次抓住雯清的双手,放在我的胸口,让雯清感应我心跳的节律,第一次彻底体验让人脸红心跳的约会。我们的手紧紧相握,初次接触的慌乱与心动。两情相悦的情愫喷薄而出,感受到爱情的轰然来临,四目相对,拨动了心弦的全部感应,传递情波里的特殊语言。在不知道流动的时光里感动,全然不知晓,不去流涟电影里的故事情节,是怎样曲终人散。

两人才恋恋不舍走出电影院的大门。

咱俩到那边的花坛边再坐会儿?我对雯清含情默默地恳求。

不行,学院在对公园里的情侣抓得很紧,我还没洗澡呢,我先回去洗澡,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嘴唇贴近雯清耳朵私语,牵挂是最美的动心,问候是最美的语言,知已是最美的默契,你是我最美的相遇。

雯清忍不住扑哧扑哧地弯笑成一朵桃花。

就这样,我喜上眉梢地目送雯清远去的背影。里面没有用金钱去做装潢,内容和形式都是真情的流露,进入内心得都是值得品味和珍藏的我们那本书。回到宿舍,我急忙铺开纸,拿起笔,迅速写了一首诗

《水晶之恋》

爱你

是因为我们相遇

爱你

只能用孤注一掷

买下

整个春山的花季

整片海洋的月光

置一份情深意长

让飞翔的仍去飞翔

让扎根的仍去扎根

让两个人在一刹的

相逢中自成千古

在纸的下方密密麻麻地写满雯清的名字,直到天明,剪不断理乱的思绪。

经期不准吃哪种药
大同治疗癫痫病费用
绍兴治疗牛皮癣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