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崇祯重征天下第六百六十九章燧发鲁密铳

崇祯:重征天下 第六百六十九章 燧发鲁密铳

直到将近黄昏之时,鄂尔多斯"青山汗"帖木尔才从败兵口中得到包克图被袭击的xiǎo溪.听説儿子卓立格图战死,自己的家眷尽数被擒,包克图的所有物资全部落入敌手,这个年过五旬,却仍生得十分彪悍勇武的蒙古凶汉不禁气得暴跳如雷.

由于在这个时代,信息的传播还非常缓慢,帖木尔根本不知道有"秦兵"这样一支部队存在,还以为这一切都是驻守榆林的明军干的.平常他带领部下从榆林附近经过时,守军都龟缩在城内不敢出来,帖木尔十分纳闷这回他们怎么就吃了熊心豹子胆,赶跋涉数百里来偷袭包克图?

当问清来袭的明军只有一千多人,并且全是步兵以后,帖木尔更是气得差diǎn吐血,连连追问这一仗到底是怎么败的.

不过这老家伙毕竟久经沙场,战斗经验确实十分丰富.听完败兵的描述,他当即拍着大腿痛心疾首地道:"卓立格图真是个笨蛋,该死!纵队冲锋,这不是一地去送死么,改成横队冲锋就好了!"

包克图对鄂尔多斯部,以及对帖木尔本人都意义重大.这里不但是达拉特旗近年来常驻之地,贮存了大量的物资和财富,而且是河套地区水草最为丰美之处.几十年前,帖木尔还年轻,正是率领着达拉特旗骑兵,在部落内部对包克图的争夺中一举胜出,才使其他五旗臣服,获得了"青山汗"的称号.现在如果被区区一千多步兵把老家端了,不但物质损失巨大,其他五旗也会认为他丧失了领导能力而不听他号令,那样他这个"青山汗"也就当到头了.

因此帖木尔只是稍作考虑,立即下令集合六旗人马,将占据包克图的明军一举消灭.不过他的达拉特旗主力在包克图西北数十里,离得并不很远;但其他五旗则分布在广大的河套地区,有的相隔二百多里,谨慎起见,帖木尔还是命令所有部队都先到他这里集中,再一起去攻打包克图.

尽管蒙古人的骑兵机动性强,但传递消息和集结部队还是需要时间的.等帖木尔集合了鄂尔多斯六旗的一万五千大军,浩浩荡荡地杀向包克图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了.

"怎么回事?"当远远地望见地平线上出现的一座"堡垒"时,帖木尔不禁大惊失色.从地理位置上看,他知道那里就是包克图,可包克图就是一片平坦的草原,怎么会有堡垒出现?

直到数里之外,蒙古人才看清那并不是"堡垒",而是用一辆辆大车组成的一座圆形车阵.不过车阵虽然壮观,但蒙古人也没太放在眼里.毕竟他们有一万五千骑兵,对方一共才一两千人,还全是步兵,没什么好怕的.

帖木尔久经沙场,并不急于进攻,而是一声令下,让蒙古骑兵将这座车阵从外围彻底包围起来.这样明军就插翅难飞了,帖木尔的目的是先瓦解明军的士气,待他们感到绝望时,必会强行突围,那时就是歼灭敌人的最好时机.

可一直等到红日西垂,晓月初升,对面的明军一diǎn动静也没有,既不骂战,也不放枪放箭,更不突围,甚至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帖木尔心中生疑,暗想难道明军都睡着了?

此时他麾下的几旗将领已经急不可耐地向他求战.帖木尔知道他们的心思,按照蒙古人的规矩,战利品是可以和部落首领对半分的.如今自己那diǎn家底全都落入明军手中,如果再抢回来,可也算战利品了,少不得要分给各旗一些.因此他想先派人侦察一下明军的虚实,如果没什么战斗力,干脆只让自己的达拉特旗上,这样也可以少损失一些物资.

很快,十余匹快马载着蒙古人的哨探,借着朦胧的夜色,从数里之外的蒙古营帐悄悄地摸向明军的车阵.他们也不傻,在离车阵一百五十步之外就勒住了坐骑.这个距离远远超出了弓箭和鸟铳的射击范围,这些哨探便拉开距离,每人相距数十步,从各个角度认真地观察起敌情来.

"砰!"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响,打破了夜色中的草原的宁静.不过这些哨探也很清楚,明军的鸟铳最多只能打四五十步远,还不如自己的弓箭射得远,怎么打枪也伤不到自己,现在开枪不过是壮壮胆而已.故而他们还是优哉游哉地观察着,一diǎn也没留意到死神的接近.

"砰!砰砰砰!"枪声又连续响起,这时他们才觉出有些不对劲了.因为蒙古人虽然不用鸟铳,但对鸟铳的缺diǎn倒也很清楚.在黑夜之中,应该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鸟铳diǎn燃火绳的火花,至少持续几秒

崇祯重征天下第六百六十九章燧发鲁密铳

,鸟铳才会击发.可这回他们什么也没看到,只是看到某个地方火光一闪,枪声就同时响起了.

而且有的哨探也不打个招呼,就开始掉转马头往回跑.在蒙古人看来,只要上了战场就必须共同进退,像这种不顾战友自行撤退的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説不定回去就会被斩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些人是怎么啦?

"砰!"枪声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却伴随着一声长长的惨嘶:"啊!!!"

蒙古哨探们这才惊恐地发现,原来敌人的鸟铳是可以打到自己的,这一声惨嘶即是一名哨探中弹后发出的!刚才往回跑的也只是空马,上面的人早已中枪落马,死于非命了,奇.[,!]怪的是他们连吭都没吭一声!这可把他们吓坏了,发一声喊,纷纷拨转马头,没命地败回阵中.

与此同时,秦兵车阵内,一营长刘全忠却对一名下级军官xiǎo声骂道:"叫你跟我吹!不是説枪枪爆头么,怎么这一枪打肩膀上了?"

那军官一脸难为情地道:"天太黑了,那个蒙古人长得又是奇形怪状的,脑袋那么xiǎo,许是看错了…"

原来这名军官正是一营狙击班的班长花明远,他手下的战士,使用的就是秦王庄兵工厂生产出来的最新式武器:燧发鲁密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