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筐篼结婚纪念日散文

14年前的今天,我由爸妈的掌上明珠变成了公婆的儿媳妇,由爸妈的心肝宝贝变成了你心目中的女神——做了你的新娘。于是一个任性骄横的少女蜕变成了你温柔、贤惠、漂亮、可爱的

2019.09.06
江南散文是否该将爱情进行到底

那时我在报社当。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位叫菁子的女人,她的感情故事足可以写一部书。八年来,在这座南方城市里,菁子始终保持北方女性常有的一种的气质:白净、高大

2019.09.06
无以安置的情感

赵珂与肖阳相识于络,在那个互联所营造的虚拟世界里,多数人会觉得那里更多的会是隐瞒与欺骗,可他们却建立起了一段实实在在的感情。那段时间,赵珂身边的朋友都无法理解为

2019.09.06
华文祭父文散文

维公元201 年农历九月二十五日,赵门不孝男赵创立率兄弟姊妹泣天哀告,家严赵公大人因积劳成疾,医治无效而不幸于本月十九日凌晨四时三十分撒手人寰,寿终正寝,享年77春秋。

2019.09.05
中国在梁庄描写原乡农村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2019.09.05
高满堂文化传统不能落在始发站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2019.09.05
山水相煎何太急散文

2014年5月1日,正值五一国际劳动节,云南省砚山县八嘎派出所骤然想起,值班民警立刻站起来去接,原来是八嘎乡牛落洞村民委羊出理村小组的李某某报警,说他上山干农活时发现山

2019.09.05
文缘捏一个泥人送哥哥散文

夏天,凉凉的软软的泥土捏着舒服极了。我要哥哥教我捏泥人,哥哥说:“你让我教你,那有学费吗?没有学费就免谈。”我撅着嘴说:“哥哥真是个吝啬鬼,你不教算了,我还不让

2019.09.05
马仁华文集入藏西安市图书馆

为迎接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日前,西安市司法系统高级警官马仁华同志将自己撰写的《法苑絮语·马仁华文集》捐献给西安市图书馆,并被该馆永久收藏。《法苑絮语·马仁华文集》

2019.09.04
绿野秋日落叶杂文随文

一连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停了。金色的秋阳撒了一地,湿漉漉的秋意撒了一地,闲散的心情撒了一地。秋,在款款地涂染着视野。遥醉山峦,大地笼烟;秋风丝缕,落叶秋千。树,已

2019.09.04
渔舟迷失的爱情小说

凌晨五点,她突然打过来,一下子惊扰了他的美梦。他接了,吓了一跳。里她怒气冲冲,显然愤怒和悲伤到了极点。“看看你干的好事吧!”话筒里传出她的声音,“你秀研妹子的微

2019.09.04
流年庄东那片地散文外一篇

那片地,离我们村庄才叫近。一出庄口,目光从一片绿茸茸的麦苗上滑过去,一准就看见,那片地里一簇簇绿得发黑的柏树松树。要是踏上田野上那条疙疙瘩瘩的土路,三步两步,那

2019.09.04
荷塘小镇情事小说

摘要:金枝看着刘玉莲,看着昨晚还被自己咒骂的女人,心里满是感慨——只要人的心里都有着那么一点点的良善,再平淡的生活之中也能抒写出暖人的诗行,刘玉莲夫妻如此,她和

2019.09.04
彭程在母语的屋檐下

光明彭程 ●每一种语言都连接着一种文化,通向一种共同的记忆。文化有着自己的基因,被封存在作为载体和符号的特有的语言中。●每一种语言的子民们,在自己母语的河流中,泅

2019.09.04
流年山水相依散文外二篇

夕阳拂过山的脊背融于水,把最后一缕爱抚给了荒草中无名的野花,风为了一丝热情努力掺合在一起,却因加了冷的感觉,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不因风的游戏,不因人的到来,静还

2019.09.03
江南短文学星空散文

一片宁静的让人沉醉的星空,我听到潺潺的水流声。身后灯火万家,好像一盏一盏天边的灯笼,点缀在茫茫无际的黑夜里。夜色微凉,荧光瘦弱,轻罗小扇,牵牛织女,一幕幕心头牵

2019.09.01
冰心请别离开我散文

摘要:于是我就那样以我的“深刻”刺穿你的痛处,以击醒你走出困境,你因此受不住,淌着泪走了…… 你彻彻底底从我心灵深处走了吗?我知道天下到处有你藏身之地,可你的心灵

2019.09.01
山水滦河的燕子散文

摘要: 时节已近冬天,仿佛很久没有见到燕子的飞影了。莫非,它们已经飞到南方那遥远温暖的世界里去了吗?心,默望着远方,亦在想老家屋檐下或许空了的燕子窝……一时节已近

2019.09.01
菊韵从龙马采风学旅游诗词的创作随笔

今年十一月中旬,我有幸参加恩施州旅游促进会和恩施州诗词学会在龙马镇举办的旅游诗词论坛盛会。聆听州市众多诗词名家的发言,与州市诗词作者交流,对于如何写好诗词获益甚

2019.09.01
纸孩子

导语:很多地方的人去世了都会烧纸钱。村子里扎纸人的老张死了,他生前给别人扎了大半辈子纸人,现在自己也躺在了冰冷的棺材里。两天前,老张拄着拐杖去村口散步,不小心摔

2019.09.01
  • 首页
  • 上一页
  • 159
  • 160
  • 161
  • 下一页
  • 尾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