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魔装第八六一章再设圈套

魔装 第八六一章 再设圈套

灵宝呢……天满星君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了,他的双手乱摸着,甚至强行把一片片琉璃瓦硬生生掀开,但始终也找不到那柄灵剑。

突然,天满星君察觉到什么,他一点点转过头,正看到苏唐站在回天之门前,静静的看着这边。

一瞬间,他的疑惑有了一个答案,只是,他不甘心

天满星君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然站起,颤抖的手指遥遥指向苏唐,口中怒喝道:“你……”

无穷的悔恨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如果早知道是圈套,他在当初绝对不会放任对方离开,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晚了……太晚了……

天满星君的双眼瞪得老大,以至于眼角都迸裂了,接着,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直喷射出七、八余米开外,把下方的琉璃瓦染得一片通红。

接着,天满星君的身形晃了晃,颓然栽倒,随后便顺着屋脊滚落下来,滚了几圈,终于掉出了房檐,从二十余米高的殿顶直坠而下,噗通一声,重重的摔在了玉石板上。

苏唐缓缓向前走去,虽然这一战面对两位星君,应该是他平生罕遇的恶战了,但只是稍微动用了一些脑筋,便轻松自如的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走到那天满星君身前,端详了片刻

魔装第八六一章再设圈套

,苏唐举起魔剑,剑光划下。

那天满星君已是昏迷不醒,本命灵宝又被毁了,灵力和神念也损耗殆尽,苏唐的剑光很轻易的切开了天满星君的脖颈。

这时,苏唐长长吁出一口气,他已接连除掉了三个星君,莫名其妙被人围杀的郁闷也发泄了不少,他俯下身,在天满星君身上仔细翻找起来。

只是,天满星君似乎没有别的灵宝,苏唐什么都没找到,只找到了一枚纳戒,还有两瓶丹药,苏唐又转身向鹰牛星君身殒的地方走去。

鹰牛星君的身体已经被绞成无数碎片,散落在方圆三十余米的范围内,天满星君最后释放出的一剑化七星确实厉害

不过,代价也大,居然毁掉了自己的本命灵宝,让苏唐感到很惋惜。

寻找了半天,只找到了一些灵宝的残片,还有三颗黝黑色的圆珠,苏唐把那三颗黝黑色的圆珠一一捡起,凝神细看,眉头不由挑了起来。

圆珠内有活物,一个是牛头怪,一个是只鹰,还有一个是螳螂,鹰牛星君赖以对战的三道魔影都在这里了。

不知道这东西对自己有没有用?苏唐沉吟起来。

在苏唐沉吟的时候,那曾经奔赴暗市、引发暗市高层震动的壮年人已出现了这个星域中,狭长的双瞳散射着令人心怵的寒光,他略微顿了顿,身形全力展动,奔着一个方向掠去。

苏唐又找了片刻,找到了鹰牛星君的纳戒,他心满意足的把纳戒收起来,随后向回天之门走去。

走到回天之门的侧面,苏唐慢慢盘坐在地上,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狐疑之色,已经过了这么久,玄月星君等人怎么还不来?他们应该能锁定自己的方位,否则以前也不可能追着他不放了。

莫非是出了什么事?苏唐思索了片刻,随后拿出天满星君的纳戒,开始运转神念。

想太多也没用,就在这里等着他们赶过来就好

差不多过去了几个小时,苏唐慢慢张开双眼,嘴角露出苦笑,天底下竟然有如此穷困潦倒的星君么?

天满星君的纳戒面积只有几十平方米左右,里面收集的东西一目了然,有上百本古谱,十几个玉匣,里面装着的都是丹药,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堂堂星君,混到这种地步,也太可悲了

事实上,每个人经营、敛财的能力都存在着区别,找一些人,给他们相同的资本,然后把他们放在陌生的地方,几年过去,有的人会越活跃舒坦,有的人能保持小康,有的人会沦落为乞丐。

星君也是一样,混得好的,甚至能拥有自己的星府,混得不好的,就如天满星君。

苏唐把纳戒中的东西都取了出来,先把丹药放在自己的纳戒中,随后拿起了古谱,随便翻了翻,是剑诀。

现在他可没有时间参悟剑诀,苏唐把古谱一一收好,接着又取出了鹰牛星君的纳戒。

炼化鹰牛星君的纳戒,就显得有些吃力了,苏唐感觉,耗时长短好像和纳戒的品质、以及容纳物品的多寡有关。

用了整整一天多的时间,苏唐终于把鹰牛星君的纳戒打开了,这一次,他显得很愉悦。

和天满星君相比,鹰牛星君绝对是个大财主。

从纳戒中取出的丹药,多达上百匣,苏唐一一打开,他能认识的,只有融神丹,差不多有三千余颗,其中一个最小的匣子,里面竟然装着两颗玄机子,让苏唐大喜过望。还有数不清的各种灵宝,只不过,没有能引起他注意的。

除此之外,还有百余具奇异的骨骼,可能是鹰牛星君用来淬炼巨像所用的。

不管有用没用,苏唐一一收起来,接着纵起身,掠到天满星君的尸体旁,又把天满星君的尸体拎起来,飘入一座大殿中。

片刻,苏唐已把天满星君的尸体藏好,飞回到平场上,接着释放出魔之光。

魔之光瞬间便掠上高空,随后化作无数雨滴,向下洒落。

战斗留下的痕迹都被雨水冲淡了,不过遍布平场的裂纹是没办法修补的,也没必要修补,苏唐左右看了看,掠到围墙外,从纳戒中取出青莲棍,慢慢插入围墙中。

做了一次猎人,他发现做猎人的感觉属实不错,有些时候,没必要和人拼死拼活的,只要布置得当,一样能有大收获。

又忙乱了片刻,苏唐靠墙而坐,开始用神念淬炼三焚箭,三焚箭的威能只是恢复了几分,远远不够,在新的战斗爆发前,他要尽可能的提升三焚箭的力量。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方终于传来了苏唐所期待的灵力波动,他露出笑意,随后身形慢慢变得黯淡了,片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