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魔裝第九九零章封印

  魔装 第九九零章 封印

  吼……在无数飞舞的藤条中,探出了一个如贝壳状的东西,犹如恐怖的巨口,里面长满了尖锐的倒刺,那贝壳状的东西锁定苏唐,并且慢慢张开,接着突然从藤条群中探出来,直咬向苏唐

  苏唐看得分明,知道如果被那张恐惧的巨口咬在里面,他必死无疑,但他的灵脉已重新变得僵滞了,连释放魔之翼都成了奢望,落入束手待毙的境地

  苏唐极不甘心,眼睁睁看着那巨口越来越近,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东西,立即从纳戒中取出灵书,把剩余的那点神念全部打入灵书中,接着反手把灵书投向半空,口中喝道:“去……”

  灵书飘在空中,骤然散发出明耀的光华,那些飞舞的藤条,还有扑近的恐怖巨口,在光华的照耀下,如雪水般片片消融,化作飞灰

  嗷嗷嗷……那棵漆黑的古树似乎痛楚到了极点,不停释放出尖锐的嚎叫声,苏唐本就无力为继,受到剧烈震荡,双眼发黑,又一次陷入晕厥

  灵书散发出的光华越来越耀眼,驱逐了黑暗,把周围的一切都照得纤毫毕现,在那棵漆黑色古树的身体上,一片片树皮、木于被光华硬生生剥离下来,随后化作飞灰

  下一刻,灵书的书页自动打开,把散发出的光华全部收了回来,周围转眼又陷入了一片黑暗,而那棵漆黑色的古树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书页慢慢合拢,在书页正中,已多出了一棵奇特的树,树的上半截和寻常的林木没有多大区别,但处于下方的根系充满了狰狞的气息,第一眼看过去,象一团乱麻,再仔细观察,会发现那些乱麻是由一根根扭曲的的藤条组成的,虽然已经被封印,可那些藤条犹在疯狂的舞动着,给人一种随时都能破书而出的感觉

  苏唐不知道晕厥了多久,恍恍惚惚间,他听到一阵细微的嘤嘤声,好像是小不点在哭,苏唐立即振作精神,随后张开眼,他第一眼看到的却是方以哲

  方以哲眼中显得忧心忡忡,突然看到苏唐苏醒,他松了口气,叹道:“你总算是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苏唐用沙哑的声音回道,随后他努力撑起身

  “妈妈……”坐在苏唐衣襟上小声抽泣的小不点立即跳到苏唐额头上,喜不自禁的叫道

  “小不点,先别闹”苏唐道,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还很虚,而小不点没轻没重的,刚才扑上他额头,撞得他头晕眼花接着,苏唐发现了从胸膛上滑落的灵书,探手把灵书拿起,放回到腰间

  “哦……”小不点很听话,随后飘离苏唐额头,落到肩膀上,小心翼翼的说道:“妈妈,你很不舒服吗”

  “让我缓一缓就好了”苏唐道

  “怎么会搞得这般凄惨”方以哲狐疑的问道:“能留得下你的修士……各个星域满打满算,估计都没有多少吧

  “别提了”苏唐露出苦笑:“那匹踏月龙驹呢”

  不止是方以哲对他有信心,他对自己更有信心,事实上,如果不不因为要去救那匹踏月龙驹,挨上了一记冰焰吐息,靠着自己无以伦比的身法,那棵奇诡古树的实力再强,也未必能伤得到他

  要怪,只是怪那匹踏月龙驹,苏唐心中已生出歹心,再找到踏月龙驹之后,如果那踏月龙驹变得乖巧一些,俯首就擒,还算好说,如果再想着逃跑,他会毫不犹豫的把踏月龙驹斩杀在剑下,至于送给宝蓝的礼物,他的纳戒中应有尽有

  ,换成别的也一样

  “没见到,我来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几具尸体”方以哲道,随后取出几件东西:“对了,这都是我从尸体上找出来的,给你”

  说完,方以哲把手里的东西扔给苏唐,苏唐探手接过,是两枚纳戒

  “外边还有几件灵宝,不过都破败得不成样子了,好像已经被遗弃了很多年”方以哲道:“但那几具尸体很奇怪,双腿双臂都已化作皑皑白骨,胸腹间的皮肉竟然保持完整,连体温都有,真是想不明白了……哎我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一个怪物”苏唐一边说话一边扭动着自己的头颈,他的肌肉、血脉都变得非常僵硬:“回去之后再和你说吧”

  就在这时,一道虚影从外面投了进来,刚刚停稳,便会惊疑不定的声音说道:“这里……好浓重的死气”

  “嗯,我在这里呆了不到三个小时,就感觉身体有些发硬了,极不舒服”方以哲道,随后他看向苏唐:“应该让你的小情人到这里闭关修行,对她来说倒是个不错的宝地”

  紧接着,定海星君的身影也出现了,他悬停在空中,看向苏唐:“天魔星君,你没事了”

  “嗯,现在好多了”苏唐道

  “定海,你的脸色有些不对,怎么了”方以哲的观察力也很敏锐,发觉定海星君的神色有异

  “还能怎么被人骂得狗血喷头,心情当然不会好了”魔影星君嘿嘿笑道

  “谁骂你了”方以哲奇道

  “就是你那位老大”定海星君叹道:“血屠,我发现做你的朋友……好像辈分很低啊,本来我还有些纳闷,准备问个凭什么,但看她那么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我居然有些不敢问了”

  其实定海星君并不是个善类,换成别的修士开口骂他,他早翻脸了,如果这里仅仅是苏唐一个人给习小茹面子,他都不会忍,大不了分道扬镳,他又不是苏唐的属下,但方以哲一样要给面子,他就没办法了,因为在他们三人小集团中,方以哲是中心

  “换成我,她肯定会骂得更狠”方以哲笑了起来:“所以我才让你们回去报信的,我可不敢去”

  “定海,她是因为我生死不知,心情过于焦躁,才口无遮拦的,你不要往心里去”苏唐道

  “哎,这是哪里话如果我往心里去,当时就会理论了”定海星君笑道,接着,他视线落在小不点身上,想说什么,但又闭上了嘴

  “天魔星君,你先歇息一会吧,我替你护法”方以哲道:“你们两个,到周围转一转,看看有没有别的发现

  “好”定海星君点了点头,随后向左侧一指:“我去那边,魔影,你到另一边走走”

  定海星君和魔影星君分开左右,掠入黑暗之中,苏唐在原地调息静坐,只过了片刻,他便张开眼睛:“我们先走吧,这里……让我也感到很不舒服了”

  “你在这里已经睡了几天几夜,应该习惯了才对”方以哲笑道

  “已经过去几天了”苏唐一愣

  “嗯,三天了”方以哲回道

  “回去吧,免得他们牵挂,回去之后再休息”苏唐道

  “也好”方以哲点了点头,随后他运转灵诀,一道血光便轰了出去,正撞在石层上,发出轰然巨响

  片刻,听到响声的定海星君和魔影星君都掠了回来,几个人先后向外飘去

  他们的位置在山腹之间,那棵漆黑古树就在这里生长的,通往外界的洞口极多,那都是千万根藤条往来穿插造成的

  来到山脉之外,正看到变异银蝗,苏唐的恢复能力极强,从清醒过来到现在,他至少恢复了一两成,启动魔之翼掠动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而变异银蝗的恢复能力也不差,曾经留在鞘甲上无数道裂痕,已消失得七七八八,损坏的鞘翅也重新长出来了

  看到苏唐,变异银蝗低下头发出低低的叫声,其实它也被小不点臭骂过多次了,说它无用、是个废物云云

  变异银蝗内心是很委屈的,它最多向小不点辩解,说那个怪物非常非常厉害,但厉害到什么程度,一直在千奇峰长大的变异银蝗缺少详细而准确的概念

  苏唐看到了变异银蝗,感念这变异银蝗的救主之义,他笑了笑

  变异银蝗极能察言观色,见苏唐的笑容中有褒奖之意,它当即精神大振

  “走吧”苏唐道,随后他掠到变异银蝗的背上,方以哲等人也纷纷掠起,落在苏唐身边

  变异银蝗展动鞘翅,身形在空中快速盘旋了半圈,向着邪君台的方向掠去

  “天魔星君,有几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定海星君突然道

  “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尽管说你的好了”苏唐笑道

  “天魔星君,你养的这些妖类都是极其罕见的极品”定海星君悠悠说道:“不过,象你这么养是不行的,最后肯定被养坏了,或者说,是养废了”

  “你的意思是……”苏唐认真的问道

  “就像寻常人家养花养狗,不能只保证它们活着,然后任由它们野生野长,你要背负起教导之责”定海星君道:“比如说这蝗虫的变化之术,你现在不教,等过个百八十年,你再教恐怕它也没办法修习了”

汕头治疗卵巢炎方法
酒泉治疗早泄方法
新疆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