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巫師亞伯第21章無聊的酒會

  巫师亚伯 第21章 无聊的酒会

  城主府的繁华程度超出了亚伯的想象,一进院子就看到了一个超大的喷泉,不知从哪儿引来的灯光照印着飞舞的泉水,闪着奇幻的光彩

  引领客人的城主府仆人,每人都穿着黑色的仆人服,个个都礼貌周到,而四周巡视的待卫,则身穿半身甲,手持长剑,显露出的气势最少都是4级以上的修习斗气的职业者,这里处处都彰显着子爵贵族的不凡

  职业者包括战士、骑士、刺客这些职业,他们都是修练斗气为基础,生成了一些特殊的能力

  战士是普通的职业者,大部分的修练斗气的人都是战士,战士可以用剑,用锤,用长枪等等几乎所有的武器

  最强大的是骑士,良好的教育以及丰富的资源使他们能够拥有最全面的训练和最精良的装备,战马和盔甲是他们的标配

  而刺客是其中人数最少的,他们除了修练斗气,还要学习大量的隐藏自己的手段,刺客的斗气暴发得更为猛烈,而代价就是斗气持续时间缩短

  在卡麦公国,爵位是很难获得的,一代代的国王殿下压制贵族的人数,制定了一系列的规定来减少领地和爵位的继承权,比如制定了女子不能继承爵位的规定,非封地爵位,每继承一次就下调一级,如无继承人则会收回封地等等的规定,在无数年的不断收权中,无数的贵族家族消失了

  而想获得爵位,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要为公国立下大功这在和平时代特别难以取得,而有了战争后,战功的获得都是以大量的准贵族死亡为代价的

  所以最近这些年,国王和贵族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大贵族们不断地增加自己的实力,而国王则四处寻找机会,绞杀敢于挑战王权的贵族

  只要看丰收城城主的爵位就知道卡麦公国贵族爵位的低下了,一个大城的城主爵位才是子爵,同样大小的城,在相邻的雷鸣公国,则最少都是公爵爵位

  当然这些事对于亚伯来说都很遥远,只是在来时的马车上,马歇尔骑士聊到城主时才随口说给亚伯听的,马歇尔作为一名以战功获得封地的骑士,并不在乎这些事,只是当作一件趣事说说而已

  只是亚伯看到了城主府的待卫不禁就想到了马歇尔骑士说起的大贵族为了对抗国王而不断地加强实力,就看眼前这些数百人的待卫,每一个都是职业者,哪怕只是一名最低级的战士职业者,这数百人所能发挥出的强大战力也能顶得上一个数千人军团的战力了

  大厅中人群拥挤,让亚伯失望的是城主府的食物,因为是冬天的缘故,自助餐桌上只提供糕点和烤肉,红酒倒是有充足供应

  随着城主狄更斯子爵出现,酒会正式开始了,先是子爵的致词,虽然大厅的人很多,但是身为骑士长的狄更斯子爵通过强大的斗气,让致词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中,按照马歇尔骑士的说法,这是每年一次的实力展示,无论是财力还是强大的武力,这都会让狄更斯子爵能够更好的管理这片广阔的土地

  这是亚伯参加的最为无聊的酒会,这里的人亚伯一个都不认识,只是由马歇尔骑士带着他认识了几位好友后,亚伯就一个人回到角落里,静静地看着这个世界的高端聚会,也知道了怪不得没有准备什么食物,因为来这里的人很少有人拿取食物,都是端着红酒,四处找人交谈

  在这个环境中,亚伯的眼皮越来越重,慢慢地竟然睡着了,白天逛了一天的街,这会儿四周闹哄哄的声音就象催眠曲一样,直到酒会结束,才被马歇尔骑士摇醒

  回来时马歇尔骑士很是嘲笑了亚伯一番,骑士可不相信,一名五级见习骑士会因为逛街而累得在酒会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马歇尔骑士就带着亚伯上了马车,准备回哈里城堡,在离开院子时,管家罗宾将马车送出大门,而亚伯则从马车中伸出头向罗宾挥手告别

  这个动作让已经冻了一夜监视着院子的仆人确认了亚伯就要离开,急忙飞跑着向主人汇报去了

  “什么,他们向南门去了看清了”约书亚听到仆人的汇报,确认了之后,立即召集人手

  约书亚的父亲是一名勋爵,因为善于经营,这些年在丰收城购买了十多间邻近主道路的店面,几乎掌握了丰收城成衣市场的50%份额,是真正的贵族商人,而财力的雄厚也让勋爵的独子约书亚有了更好的条件修练,19岁的约书亚也已经是4级见习骑士了,勋爵一直梦想着约书亚能够立战功而成为封地爵士

  因为这些,所以勋爵对于约书亚的成长从不吝啬,只从帮助约书亚购买百练大剑就可以看出勋爵对他的投入,而打赌输了的约书亚都没敢把这件事告诉勋爵,只是想着先把仇给报了后,再找机会慢慢和勋爵说

  点齐了十二人的一支小队,这些都是家中的强壮仆人,每人都是一匹驽马一把长剑,约书亚则骑着一匹火红色的战马,一行十三人的追击队伍就出发了

  马歇尔骑士正在马车里品着一支在丰收城好友送的红酒,悠闲地随着马车的上下波动而身体轻微的移动,酒杯中红酒的酒面却闻丝不动亚伯这会儿正在努力地学着骑士的姿势,不过这个世界的马车太硬了,连个减震都没有,有时一个震动传来,他还没来的及反应,酒杯里的红酒就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不过亚伯没有灰心,仔细观察着骑士,模仿得不亦乐乎

  驽马虽然跑得不快,但是短时间里也比马车快一些,13人很快已经接近了马车,约书亚的阴冷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有意思,竟然有人敢追击我的马车”马歇尔骑士停住了手中的酒杯,脸上浮现出一丝冷厉的笑容

  亚伯也从地面的震动中感觉到了异常,他看了马歇尔骑士一眼,由于和马歇尔骑士一起出来参加酒会,他没有带长剑,只是把手孥拿出来,装上了孥箭,随时准备击发

  “上,把马车拦下,里面的人给我拖出来”约书亚对12名仆人吩咐道

  如果约书亚是从前方看到马车的话,也许就不会这么做了,马车的前方可是有贵族家族纹章的

  12名仆人举起长剑,挥舞着冲向马车,车夫知道马歇尔骑士在车里,所以并不着急,而是大声警告道:“这是哈里家族的马车,攻击马车将会承受哈里家族的怒火”

  冲上来的12名仆人可不知道哈里家族的事,如果说马歇尔骑士的马车,估计他们能知道,所以12人并没有停住马蹄,依旧向马车冲过去,将马车拦了下来

  约书亚已经赶了上来,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马车前部的非常显眼的白色独角兽的纹章,一丝冷意从他的后背直冲头顶,他竟然带人袭击了一个贵族马车,刚刚车夫的话语并没有听清楚,但是看到车夫有恃无恐的神色,就知道对方的来头一定不小

  已经到了这一步,袭击贵族马车的事已成定局,约书亚这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心中不由得暗下杀机,如果把车夫和车内的那个小铁匠都杀掉,谁会知道这是他做的

  “全杀了”约书亚阴狠地吐出三个字

  12名仆人愣了一下,他们平时也只是帮着少爷欺负一下人,最多也就是把人手脚给打断,可从来没杀过人呀,不过少爷的吩咐也要听从,于是12人乱糟糟的挥起长剑冲向车夫

曲靖治疗宫颈炎医院
曲靖治疗宫颈炎方法
黄冈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友情链接